孤獨的島嶼

關於部落格
世界上有一個台灣 台灣不屬於中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var sc_project=1706606; var sc_invisible=1; var sc_partition=16; var sc_security="47c81fb7";
  • 79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更高、更遠、更快 ─ 對「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」的期待

壹、前言

「這是最好的時代,
也是最壞的時代;
這是最光明的時代,
也是最黑暗的時代。」    
~ 狄更生〈雙城記〉

時值「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」盛會召開前夕,綜觀臺灣現今政經情勢:論政局,扁政府高層多人身陷諸多政府重大弊案、罷免總統聲浪如山雨欲來,其結局,可能讓島內陷入空前的憲政危機、不容小覷。論經貿,對大陸投資的審查依舊門戶洞開,讓臺商的資金、技術前往中國投資更加絡繹於途。論社會民生,朝小野大的藍綠對決現勢持續緊繃,攸關經濟民生法案一再延宕,加上失業率居高不下、物價高漲、治安惡化等元素,國人的痛苦指數與日俱增。於是,令人憂心臺灣的競爭力,臺北和上海、竹科和中關村,這城和那城、似乎正書寫著兩岸政經實力的此消彼長。

前經建會主委江丙坤曾說:「真正推動臺灣奇蹟的那一隻手,就是危機感。」危機,不常常是轉機嗎?

所以,歷經退出聯合國、中美斷交、石油危機、亞洲金融風暴,這塊土地上的住民,在未受國際視聽的足夠關愛下,因具備強烈危機感而步步為營,終至創造臺灣經濟奇蹟。

自蘇聯解體、中國朝改革開放的後冷戰時代,許多國際強權為討好中國、和臺灣漸行漸遠,甚至,在國際外交、和經貿場合,動輒將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和資源,操弄成列強利益板塊的交換籌碼、甚或充做犧牲農林漁牧傳統產業的急先鋒。

尤有甚者,在於一些臺商短視近利,錯認「中國化」等同「全球化」的迷思,都忘記中國文攻武嚇的威恐技倆,讓黑水溝依舊波濤洶湧、兩岸敵對狀態並未終結。結果,當指標性的火車頭產業帶頭揚長而去,國內整體社會風氣,因為日久的偏安思維而向下沉淪、危機感喪失。影響所及,讓許多稟性良善的年輕人,希望安心受教、循規蹈矩踏入社會奉獻的過程,因為「大陸學歷認可」、「兩岸直航」、「三通」等口號的鼓吹頻受干擾,進而喪失國家認同長期、甚至對臺灣主權性產生誤會和質疑。

遺憾的是,值此變局,許多人只倉皇跟著「變」,緊抱「中國熱」、視為發爐致富的神主牌,殊不知,臺灣長期以來所保持不變的典範、價值,才對國家永續發展深具支配性。

管理大師彼得.杜拉克 (Peter F. Drucker) 在〈動盪時代下的經營〉一書指出:「就定義而言,動盪就是沒有規則、非線性、反覆無常。但是,引起動盪背後的原因可以分析、預測和掌握。」

那麼,寶島臺灣的動盪不安,能不能藉「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」的拋磚引玉,進而成為走出陰霾、迎向陽光的一次轉機?

如果能,吾人又該如何努力,協力突破困局,政府和人民戮力合作、共創雙贏,讓全民共享經濟成果?


貳、臺灣國家競爭力淺析(以SWOT分析法)

首先,來談談臺灣的國家競爭力。

事實上,國家競爭力的構成元素,具備諸多面相。根據世界經濟論壇(以下簡稱WEF)(1996)對國家競爭力的簡要定義:「一個國家能夠永續高經濟成長(高生活水準)的能力」,而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(以下簡稱 IMD)(1996)的定義更為詳實:「一個國家在其經濟與社會結構中,透過管理(manage)原有稟賦和創造附加價值的程序(processes)、對內吸引力和對外開拓力,以及國際型和國內型(proximity)經濟,來增加附加價值,並進而增加國家財富的能力」。簡言之,國家競爭力的表現,在於增加國家財富的能力,也就是善用自然資源、人才等稟賦,強調創新、增進創造附加價值的程序效率。

於是,吾人試以 SWOT 法則,對吾國之國家競爭力略析如下:


(一) 內在優勢 (Strength)

☆ 具戰略價值、交通便捷等地理條件:
臺灣位居太平洋島鏈中央位置,西扼中國大陸華東、華南吞吐口,東屏太平洋,長久以來,具遠東地區重要戰略要塞地位。此外,全島和離島具備數個國際級機場和優良深水海港、島內之鐵、公路陸運交通便捷、經濟腹地深具延伸性。

☆ 高教育水準、創新能力強:
臺灣人民教育程度高、資訊流通自由,知識人才(力)齊備、加上不斷提升的創新能力,足資提供高附加價值的勞務和服務。

☆ 產業基礎扎實:
臺灣從「一只手提箱走天下」中小企業為主的小資本貿易型態,已成功轉型、跨入以資訊工業、生技產業為主的資本密集型態產業。

☆ 金融機構具規模經濟:
多年努力的二次金改、金控整併已見規模經濟成效,金融機構營運績效穩定成長、加上高效率的金流資訊交易平台,進一步降低企業資金成本。

☆ 高效能的文官體制(政府效率):
根據多項針對國家競爭力所做的評比,顯示我國文官體制的廉潔、高效率、行政革新、和政府E化程度,排名略異、但多半名列前茅。

☆ 替代天然能源豐富:
臺灣屬亞熱帶海島型氣候,日照足、風力強,加上高山多、落差大,不論是太陽能、風能、和水力資源涵養充沛、近海更有豐富的天然油氣,皆為有利經濟發展的天然條件。


(二) 內在劣勢 (Weakness)

☆ 決策面:執政者政策方向搖擺、欠缺堅定執行力
陳總統在今年元旦文告中,曾倡言以「積極管理、有效開放」取代過去的「積極開放、有效管理」,然而,施行半年下來,相關政策配套仍停滯在「只聞樓梯響,不見人下來」階段,譬如,經濟部核准的對外投資,仍有高達九成前往中國,顯示在下位者揣摩上意、消極應對心態依然嚴重,讓總統的政策承諾力(commitment ),落空淪為無法施行(promise delivery)的空洞口號。

☆ 法治面:政治現勢維持朝小野大,立法效能低落
從中央到地方,現階段朝小野大的政治版圖,重大經濟相關法案往往淪為朝野角力、藍綠對決下的犧牲品。

☆ 經濟面:過份信任中國提供低成本迷思,對中國經濟依賴傾斜嚴重
國內廠商普遍對中國存有低成本的競爭優勢迷思。其實,根據美國策略大師、哈佛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麥可.波特(Michael Porter)在〈競爭力優勢〉一書理論,企業永續經營的決勝關鍵,首要在於提供差異化(differentiation)的勞務或服務、其次才是低成本(low cost)策略。此一迷思若未有效扭正,未來當開放「直航」,資金必定更加速流向中國、排擠國內投資建設,對中國經濟的依賴傾倒程度,將更形嚴重。


(三) 外在機會 (Opportunities)

☆ 政經情勢相對穩定
與鄰近的亞洲國家相比,臺灣人民的識字率高、失業率低、民主素養高、法治觀念夠,因此,政經情勢相對穩定、國家風險較低,對外商投資的吸引力較強。

☆ 高科技研發人才充沛、資訊產業發達
臺灣擁有大量高科技研發人才,創新能力強、加上深厚的資訊產業基礎建設,以強勢的資訊力和創新力運籌帷幄,在強調全球佈局的知識經濟時代裡,容易佔有先機。

☆ 新興產業蓬勃興起
因應WTO的龐大壓力,國內傳統農林漁牧、和一些傳統產業力求轉型,發展綠色或替代能源產業、精緻農業、生態服務休閒產業等,近幾年下來已初見成效。


(四) 外在威脅 (Threat)

☆ 主要貿易「火伴」:中國仍處敵對狀態
我國主要貿易「火伴」:中國,軍事佈署近八百枚導彈瞄準臺灣,對我國國家安全和生存構成嚴重威脅。

☆ 中國以顢頇的外交手腕,壓縮我國對外往來的經貿空間
在國際舞台上,中國頻頻以外交恫嚇手腕,壓縮我國各種與國際互動、促進經貿、人權、環保、醫療、民主等交流的實質努力。

☆ 傳統產業出走嚴重,若干產業有空洞化之虞
過去臺灣經濟奇蹟推手:傳統產業,舉凡成衣、營造、製鞋、眼鏡、嬰兒用品、禮品等企業出走嚴重,甚至惡性倒閉、債留臺灣、擾亂金融秩序,徒增許多社會經濟問題。


參、具體建議

(一)品牌臺灣

TO BE A THIN AND LEAN COUNTRY. (小而美、小而富、小而強的國家品牌)

品牌形象大師馬克•高貝(Marc  Gobe)曾經提出「公民品牌、感性行銷」的品牌行銷概念,依個人拙見,這對於我國亟思突破經濟困境亦十分受用。
該如何塑造我國特有的「公民品牌」形象呢?


從早期臺灣農耕隊遠赴中美洲友邦宏都拉斯,成功培育出高經濟價值的「台灣鯛」、行遍全世界的「宏碁」電腦品牌、乃至於我國旅美棒球好手王建民等,都屬公民品牌的具體象徵。


事實上,品牌就是文化,品牌臺灣,就是以臺灣固有優美文化為底蘊、成為行銷主軸。譬如,它可以運用在「無煙囪」產業-觀光業,從深耕本土文化扎根,以臺灣具特色的人文自然資源,形塑附加價值核心,成為對外招商、及招攬觀光客的柔性訴求。如此一來,豐厚的投資收益及觀光利益、讓國家和地方的稅收不虞匱乏,一旦國庫財務來源有較大的自主性,自能在質和量的要求上更加深化、帶動整體內需的經濟成長。


具體作法,在於教育。政府在新十大建設中,已經揭櫫「發展頂尖大學」的目標,也希望全國人民共同努力,替孩子們打造一個「族群平等」、「文化傳承」、「科技創新」等適合推行「品牌臺灣」的優質環境。吾人以為,唯有良善的社會教育環境、學校教育機制,才能循循善誘、導正下一代的價值觀,放下淺短的私利追求,讓國族利益優先的觀念根深柢固,那麼,當更多人具備遠大、無私的眼光和行禮如儀的風範,便容易展現恢宏的國際觀,深耕臺灣的品牌形象、贏得國際主流社群的信任和接納。


(二)深化投資環境利用率

深化投資環境利用率,必須從改善投資環境先著手。


投資環境改善工程的縱剖面,應以提供無虞的水、電、網路等基礎建設為起點,並讓都市變更、和土地徵收的配套措施更便民、更合理化、效率化,以導引企業根留臺灣。此外,尚須計劃性的藉由租稅優惠、鼓勵創新方式,協助傳統產業升級、轉型,掌握核心優勢、深化高等人才教育,使之與國際接軌和交流,以激化出更高層次、更多元的經濟能量,突破淺碟經濟的制約,尋思出一套全新的藍海策略,鎖定正確的新興火車頭產業,設立標竿、全力以赴,利之所趨之下,即可打破「商人無祖國」神話,滯陸臺商將一一回歸、深耕本土。


(三) 推動知識經濟,促進傳統產業再造

積極推動國家智慧體系(National Intelligence Structure, NIS),擘畫以臺灣經驗為基礎的核心價值、重新塑造先人蓽路藍縷的典範。並揭櫫「志工臺灣」藍圖、對世界發聲,全國每一份子,不論身處島內或海外,皆能成為全世界農技經驗傳承、人道關懷和援助、經濟發展和穩定金融秩序的志工,積極與世界為善,讓國際社會意識到台灣價值的可敬和可貴,那末,便毋庸擔心,臺灣會被國際強權進一步邊陲化、邊緣化的疑慮。


此外,傳統產業的存續,直接攸關國民就業和社會安定,因此,對於深具產業升級潛力的傳統產業,政府也應該援引對高科技新興產業的租稅獎勵方式,對不具國際競爭力的夕陽工業,也應給予政策性補助、協助順利轉型。


肆、結語

「…那扇神奇世界的大閘門豁然洞開…
無窮盡的大鯨列陣而來…。」
~ 麥爾維爾〈白鯨記〉


過去,曾有外國友人對我提出質疑,面對中國經濟體的快速竄起,臺灣不過彈丸之地,如何能抵抗誘惑、與之抗衡、甚至凌駕其上?


他們都忘了,台灣位處環太平洋地震板塊、及西太平洋颱風侵襲島鏈區域,面對天災的習以為常,是每一代台灣人生存下來的首要難題。還忘了,臺灣光復六十年來,強渡過美援經濟的時代蕭條、走過政治威權年代、撫平九二一震災陰霾,而保有難能可貴、又成果豐碩的台灣經驗。


自不流血的政黨輪替以後,臺灣蔚為亞洲的民主政治典範,國家主體性的民主價值,在福爾摩沙這座美麗島嶼正式扎根、萌芽。面對二十一世紀國際新局勢,身為國際社會一員,這座島上的每一份子,皆應秉持「確保國家主權為優先」的堅持,透過經濟發展、技術合作、文化交流、人道援助、農技改良等多方面向,積極彰顯台灣價值。讓世界知道,連葺爾之地、物資缺乏的臺灣,在實現藏富於民的重大成就同時,得有餘裕提供協助,輸出安和樂利社會下的普世價值,導引國際友人敞開心胸,釋放出敦厚、友好的外交能量,讓大家一起分享臺灣的新經濟思維和成果。


「愛臺灣」、「拼經濟」不應該只是一句嘹亮的口號,更是一種永續不懈的職志。近三百年來的臺灣史,是一部血跡斑斑的殖民血淚史,如今,我們走過仇恨、走過貧窮、走過天災,然而,夾擊在臺海兩岸黑水溝內的潮流,仍像千百年前那般湧動不已,未來處境的演變,也許愈加艱難。


結語是,當全球經濟的「那扇神奇世界的大閘門豁然洞開」、來自中國的文攻武嚇,像一條「無窮盡的大鯨列陣而來」時,敝人對「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」的期待,誠如國際奧會所揭櫫「更高、更遠、更快」的運動家精神,敦促執政當局在面對全球經濟策略布局時,能具備更高瞻的視野、更遠大的目標、和更快速效率的執行力。也許,對深愛寶島臺灣的袍澤來說,這是最壞的時代,也是最好的時代;這是最黑暗的時代,也是最光明的時代,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、開創新局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