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獨的島嶼

關於部落格
世界上有一個台灣 台灣不屬於中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var sc_project=1706606; var sc_invisible=1; var sc_partition=16; var sc_security="47c81fb7";
  • 79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「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之我見」徵文比賽佳作5

依據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(下稱經續會)官方網站就經續會「召開緣由」略述:行政院為針對「長期性」、「結構性」、「爭議性」的「經濟」施政課題,邀集各界,廣泛徵詢意見,凝聚更大的共識,而籌劃召開經續會云云,再就上揭網站揭示的「召開經續會的考量因素」略謂:這次會議將以經濟永續發展為主軸,並將相關會議結論整合起來,以利與政府施政充分接軌;並與 2001 年 8 月經發會做區隔,即經發會由總統府召開處理「急迫性」的經濟議題,經續會由行政院召開,偏重處理長期性、結構性的經濟問題,另提及府院有初步協調,將來總統府不排除會召開二次經發會云云,筆者之所以不厭其煩地引述行政院的官方說法,係為點出自 1945 年中國國民黨遷占台灣,2000 年民進黨執政迄今,執政者的盲點:只要經濟搞好,一切 OK!所有問題,都是經濟問題。

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(Peter F. Drucker)早在 1939 年他的第一本成名鉅著「經濟人的末日」(The end of Economic Man: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)中批判:把人視為「經濟人」的概念,是資本家資本主義社會和馬克斯社會主義社會的真實象徵;這兩種社會都認為:人類自由從事經濟活動是實現社會目標的方法。似乎只有經濟上的滿足,才是對社會重要且有意義的事。人們工作是為了經濟地位、經濟特權和經濟權利,為此,人們發動戰爭,不惜犧牲生命,而其他所有東西,似乎都只是偽善、勢利或浪漫卻沒有意義的東西罷了。即杜拉克認為「經濟人」的概念,是虛構的角色,把人視為奸詐狡猾、不擇手段,這樣的觀念雖然可用在教科書,但卻與人類真實天性相違。申言之,「經濟決定論」是一個迷思,「拼經濟」更是不折不扣的,炒短線的騙選票作為,絕對無法讓台灣經濟永續發展。再引一句前揭著作之名言:任命經濟學家來拯救經濟人的社會,就像十八世紀任命哲學家挽救搖搖欲墜的君權,難逃失敗的命運。同樣的,想以召開經續會,來使台灣經濟永續發展,其結果也是徒勞的,終究淪為一場大拜拜,為既定(錯誤)的政策背書而已。

筆者認為,台灣經濟永續發展之路應從下列面向著手:

一、建構高信任度的社會:

民進黨陳水扁總統於 2000 年,在台灣人民支持下,終結中國國民黨五十五年的一黨威權體制。政黨輪替至今已六年,因朝野持續對抗,重大法案久懸不決,影響廣大民眾生計,政治上之惡鬥,擴散至社會層面,瀰漫濃濃的不信任感。其實,台灣社會的不信任感,或缺乏互信,源頭乃國民黨統治五十年的遺毒,自二二八大屠殺、清鄉、白色恐怖那一段,檢舉、抓、殺台獨份子及匪諜的歲月,相信還深深烙印在四十歲以上在台灣成長的人腦海中,每個人心中有個「小警總」,不斷提醒自己:有耳無口,不要相信別人,有抓耙仔,說實話會被打小報告。因政治上的高壓威權,人與人間缺乏互信,影響至社會、經濟層面。而誠如社會學家法蘭西斯.福山在「信任—社會德性與繁榮的創造」一書引諾貝爾經濟學家艾羅(Kenneth Arrow)所言:信任感是經濟學家稱之為「外部性」(externality)的範例,是產品,可以買賣,是很真實也很實際的經濟價值,可以增進系統的效率,讓你生產更多的產品或創造更多你所珍視的價值。同時福山以日本、德國、美國等較高信任度的社會,才有可能創造較穩定、規模較大的企業組織,在新的全球經濟中具備競爭力為例,說明信任是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現代化社會有效運作的重要因素,台灣政治、社會缺乏信任感,即是台灣經濟永續發展的障礙。如何建構台灣社會為高信任度的社會?首先,檢視威權體制遺留之法令,即使暫無法憲政改革,亦應進行法制興革,全面體察是否與法治國原則、基本人權相符。政府依法行政,不可選擇性執法,確立法治威信。其次從教育著手,強化台灣人民的國家認同,紮根本土,不再以虛幻的大中國為夢幻長城,當全體人民以台灣人自居,確立國族認同,有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意識,信任感油然而生,人與人間以誠信連結,方能建立高信任度的社會。

二、創新研發,全面使產業升級:

過去台灣以出口導向經濟,與南韓、新加坡、香港並稱亞洲四小龍,以低廉的工資,將產品加工製程後,外銷至歐、美、日等國,大量賺取外匯,使台灣經濟起飛,ㄧ片榮景。惟至中國市場開放,東南亞各國加入亞太經濟圈,情勢有了變化。往昔,勞力密集產業之優勢不再,中國工資低廉,甚且以犧牲人權之方式,二十四小時全日無休的工作,降低產品成本,台灣產業面臨挑戰。所幸,半導體晶圓代工及其他相關資訊科技產業,打下全球七成市場,逐漸取代以往勞力密集產業,使台灣經濟邁入新紀元,論者有謂此乃矽屏障(Silicon Shield),乃台灣最堅實的國防。可惜的是,2001 年經發會後,積極開放至中國投資,高科技產業大量西進,本來台灣生產的筆記型電腦占全球六成市場,在 2005 年也關掉最後一條生產線。晶圓代工產業是台灣經濟命脈,因政府錯誤的政策,使中國有迎頭趕上之機。產業西進,更延遲升級之良機,近年台灣經濟表現不若以往,其來有自。芬蘭乃北歐小國,以 NOKIA 手機產業,即傲視全球,依最近 WIPO 及 OECD 資料顯示,芬蘭投入研發 (R&D) 金額占 GDP 比重之 3.5%,排行全球第二,而同屬亞洲之南韓,其投入研發金額占 GDP 比重之 2.6%,為全球第六,此乃我國近年來各項經濟表現數字不如南韓的原因之ㄧ。再以新技術專利案為例,2005 年美國仍占全球三分之ㄧ之比例,在創新研發中,獨占鰲頭,故至今居世界龍頭老大地位(其投入研發金額占 GDP 比重之 2.7%,全球第五)。「創新」一詞,係美籍奧裔經濟學家熊彼得在 1912 年「經濟發展理論」所提的創見(彼得杜拉克亦多所推崇),認乃係資本主義發展之動力,即將各種生產要素加以新的組合,如提出新物品、新生產方法、新產業組織的形成,台灣的條件不比芬蘭差,芬蘭有 NOKIA,台灣呢?台灣唯有創新,政府帶頭加碼,全力投入研發,不要再想利用中國低廉的工資、土地,提升自己產品的品質,甚且自創品牌,才能經得起全球化的考驗,屹立不搖。

三、投資教育:

根據六月二十六日出刊之美國新聞週刊 (Newsweek) 封面故事 "How long will America lead the world" 一文所引,美國投資在高等教育的金額占 GDP 2.6%,遠遠超過歐洲 1.2% 及日本 1.1%,而其投資在 R&D 及企業和教育機構的整合,更是其他國家所無可比擬的。台灣經濟目前的瓶頸,是西進中國,產業延緩升級,資金、技術、人才外流所致,資金走了,可以再籌;只要培養人才,資金、技術一時流走或落後,可以挽回或追上。人才養成,要時間、金錢的投入,並且為我們所用,執政當局不要迷失於拼經濟之表象,要有前瞻性,具全球視野的,大力投資教育,培養人才。教育乃百年之計,不僅在量的擴充,人才素質的提升,尤其重要。打造優質之教育環境,延攬卓越之師資,鼓勵在職進修,終身學習,並與全球接軌,暢通新觀念、新技術交流學習之管道,才是台灣永續發展之基礎。

邁入二十一世紀第六年的今日,台灣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。政治上,藍綠對抗,經濟上,中國磁吸,社會上,人心浮動,本文認為從建構高信任度的社會;創新研發、全面使產業升級;投資教育等三大面向著手,才能使台灣經濟永續發展,行政院主導之經續會,不開也罷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